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有效流水查看 >第366章 玩弄在鼓掌之中

第366章 玩弄在鼓掌之中

裴璟晨的注意力这才转移到坐在苏然旁边的陌生男子身上,下一秒,像个孩子一般,朝着苏安深深的鞠了一躬——

“哥哥好!”

苏安被裴璟晨的举动震惊的怔愣住,虽然来之前已经对未来的傻妹夫有所了解,心里有所准备,可没想到他竟会傻到如此程度。

感觉到胳膊肘被撞了下,苏安晃过神来,讪笑着说:“你好。”

裴汝焕满意的点了点头,将裴璟晨拉坐到自己的身边,对苏安说:“亲家哥哥才回来,又是第一次来家里,就留下来吃个晚饭,顺便给你接风洗尘。”

留下来吃饭?!

那还得了,万一遇见陆铭煜和裴璟熙怎么办?

苏然连忙说:“不用了,伯父,我哥刚回家,家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呢。”绝对不能让哥哥留下来吃饭!

“也不急这一时半会,是不是?”裴汝焕认为苏然是客套,不等他们答应,便吩咐保姆:“晚上多做几个下酒菜。”

“……”是。

不等刘妈出声,苏然抢白道:“伯父,真的不用了。”

说话间,不着痕迹的掐了一下苏安的腰,后者会意,连连说道:“伯父,是这样,我来之前,家里已经有几个亲戚过来,所以我还得早点回去。”

话都说道这种地步了,裴汝焕也不好再坚持,“既然这样,我就不留你了。”

“伯父,璟晨,我跟我哥就先回去了!”苏然说着便站起身,顺便拉了拉哥哥苏安。

“嗯。”裴汝焕慈祥的点头,然后看着苏安说道:“苏安,你刚回家,就在家里多陪父母几天,下周一直接去公司报道就行了。”

说完又看向苏然,“苏然,今天让你哥哥先回去,你留下来帮忙准备结婚的用品。”

文志急急的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进去,边走边说道:“BOSS,我回来了。”

陆铭煜即刻顿下笔,抬头问道:“事情查得怎么样了?”

文志看着陆铭煜,神情有些凝重,犹豫片刻还是直接说道:“BOSS,你让我查的两年前苏郁郁的主治大夫施医生早就辞职不干了?”

“辞职不干了?”陆铭煜震惊的掠了下眉,他倒是没想到医生这个行业的流动性有这么大,“那郁郁的病情记录有没有拿到?”

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医生走了,医院里总还保存有病人的病情记录吧?

文志苦着脸摇头,然后一脸疑惑的说道:“BOSS,说来真的很奇怪,医院里并没有任何有关郁郁生病的记录,倒是苏然做引产的手术记录还在,我复印了一份,你看看。”

文志说着把手里的一叠手术记录递给陆铭煜。

陆铭煜接过握在手里,感觉像是握着一颗刚坠落的陨石般又沉又烫手,他紧紧的捏着,想到那个被无辜扼杀的孩子他的心猛的一下刺痛,好一会才抖着手一张一张的翻看,边看边问道:“那个医生,有没有查一下后来去哪了?”

文志看着BOSS阴沉得吓人的脸色,眉头微蹙,如实说道:“我问过医院院长,他说那个万博国际是亚洲最受欢迎在线**网,万博国际官网的游戏种类齐全,游戏流畅简洁,安全稳定,并支持手机app,让你随时体验游戏,方便快捷,优惠多,力度大施医生是两年前从外省转过来的,结果只干了一个多月就辞职不干了,医院里的医生都说跟施医生不太熟,所以没人知道他后来去哪儿了!”

没人知道他后来去哪儿了……

陆铭煜眉头紧蹙,胸口涌起一团怒气,江城那么大的一家甲级医院,有正规的管理机制,那么大一个活生生的医生,怎么可能来无踪去无影?

他就不相信了!

“难道医院里没保留他的什么个人档案,比如简历之类的?”

文志拧眉摇头,无奈的耸肩说道:“他留在医院里的个人简历,上面的内容全都是假的,我已经核查过了。”

假的?连个人简历都是假的?这样的医生到底是凭什么混进医院里去当医生的?而两年前发生的一切难道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惊天内幕?

陆铭煜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得一阵颤抖,如果真是这样……

他有一种不知不觉间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感觉!

幽深的眼底划过一片阴冷,透着渗人的光芒,紧握成拳的手骨节泛白,额际青筋暴现。

“BOSS?”文志见陆铭煜满脸盛怒,不由担心的叫道。

“找,继续给我找,一定要找到那个医生!”

陆铭煜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命令,他一定要找出当年那些事的真相!

“好的,BOSS!”文志应了一声便出去了。

陆铭煜久久的坐在自己的位置沉思,一动不动的,脸色阴沉,眉头紧蹙,眯起的黑眸里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紧握成拳的手骨节泛白。

医生的简历是假的,没有任何有关郁郁的病情记录,只有苏然做引产的手术记录……

当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他满心疑惑的拎了车钥匙和包包就离开了办公室,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,却又不知道该去问谁?

他漫无目的的开着车,满脑子都是那句话:医生的简历是假的,没有任何有关郁郁的病情记录,只有苏然做引产的手术记录……

或许,他该回去问问苏然,又或许,连她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万博国际是亚洲最受欢迎在线**网,万博国际官网的游戏种类齐全,游戏流畅简洁,安全稳定,并支持手机app,让你随时体验游戏,方便快捷,优惠多,力度大了什么事……

他觉得脑子一片混乱,脸色凝重阴沉,看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不知不觉车子竟然开进了别墅区,回裴家别墅的路上。

转弯处,突然窜出一个人来,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他震惊得脸色一下泛白,他快速踩下急刹,那一声尖锐的急刹声,像是来自地狱一般令他惊心胆颤,更加让他慌张无措。

他撞到人了吗?他撞到人了吗?

他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急剧的喘着粗气,好一会才缓过神来,连忙推开车门下车,上前查看情况。

苏安从裴家别墅出来,一直暗骂,裴家也不派司机送送他这个大舅子,真没礼节!

拦不到车已经够倒霉的了,没想到还没走出别墅区就差点被车撞死!

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命丧于此,所幸身体是没受什么伤,但是这一下惊吓已经吓得他跌坐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好一会才缓过气来,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忍不住臭骂:“TM的哪个王八蛋开的车,想撞死你老子我吗?”

陆铭煜刚缓过来的震惊神情在见到苏安时又止不住的瞪大了眼睛,惊讶的叫道:“哥?!”心里起伏着复杂的情绪,喜忧掺半!

前几天裴汝焕说过要找关系让苏安提前释放出来,他的动作倒是蛮快的!

苏安没想到在这种高档别墅区竟然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,连忙抬起头来,当看到陆铭煜那张熟悉的脸庞时,惊得好一会说不出话来,反应过来即一拳狠狠的挥过去,气愤的咬牙道:“陆铭煜,你个王八蛋!”

如果不是刚从大牢里受教育回来,他一定会打残陆铭煜的!

陆铭煜反应倒是灵敏,身体一偏,苏安的拳头没有落在他的脸上,而是落在肩上。

隐忍住肩膀传来的疼痛,抿嘴笑看着苏安,淡淡的笑意带着些许不言而喻的苦涩和欣慰,“有没有撞痛哪里?”

苏安出来了,他多少有些安慰,这一拳就当是还他的,他知道苏安一定很恨他,毕竟两年前是他亲手把他送进大牢里去的。

苏安不爽的撇了陆铭煜一眼,没好气的哼道:“哼,是不是觉得没撞死我,心里很不爽?”

今天出狱没看黄历,在这里竟然遇到他,还是以这种方式。

“当然不是!”陆铭煜苦笑了下,伸手去扶苏安,却被他嫌弃的拂开。

陆铭煜也不在意,直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安:“哥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怎么?这种地方许你来,不许我来?”苏安起身,拍着身上的灰尘,口吻很不友善。

对于这个一点不念旧情把他送进监狱的人,苏安恨不得弄死他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苏安为什么来这里,陆铭煜已经猜出了几分,但从他的话语里可以听出苏然还没有告诉他,他们现在这层尴尬的关系。

“哥,对于两年前把你送进监狱的事,我感到非常抱歉,可你是知道的,当时的情况我也是没办法……”

“你在跟我道歉?”苏安挑眉斜睨着他,轻嗤道:“一句对不起就能抵消我在监狱里两年所受的苦?我消耗的两年青春你如何偿还得了?”

他想什么呢?以为叫一声‘哥’加上一句对不起他就能原谅他?

大白天的做梦!

“那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?”

从表面上看似监狱的确把苏安身上之前的那些坏毛病改掉了,可是江上易改本性难移,他骨子里贪婪的模样一点都没减少。

“补偿?”苏安眼波一闪,旋即趁热打铁的强调道:“我提什么要求你都能答应?”

陆铭煜:“当然。”

苏安立即歪着脑袋,在心里盘算着问陆铭煜要多少既不会吓到他,还能狠狠的赚一笔,也不枉他在监狱里蹲了两年。

“哥,我们一起去喝一杯,给你压压惊,路上你慢慢想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